第一章 何故分阴阳

听书 - 玄门不正宗
00:00 / 00:00

+

-

语速: 慢速 默认 快速
- 6 +
自动播放×

御姐音

大叔音

萝莉音

型男音

温馨提示:
是否自动播放到下一章节?
立即播放当前章节?
确定
确定
取消
全书进度
(共章)

彻骨森寒从周围的井水中不断地透过来,带走了王弃身上的热度,令他无比煎熬。

“又是这个梦?”

王弃几乎是在进入这个场景的第一时间就意识到了什么,然后于混混沌沌中抬起了头来,看向头顶那井上天景……

火焰的光影将那夜空都照得透亮,还有喊杀声、哀嚎声随之响亮了起来。

他忽然间感受到了一个冰冷的怀抱……

蓦地,周围的景色瞬间消失,他便从这纠缠了他近十年的梦境中惊醒了过来。

他的眼前此时是一个破旧的房间景象,幽蓝的月光从木板缝隙中照进来,让他仿佛能够看清房间里的一切陈设。

这就是王弃自己的房间,而他此时正躺在自己的床榻上。

但是他转头,却猛然看到一个宫装的美妇正侧坐在他的床头,安静,又似乎有些沉闷地注视着他……

王弃只觉得自己的身体无比地沉重,他想要坐起身来却是难以做到。

他开始挣扎,只觉得自己的身体仿佛在快速震动,要脱离某样束缚……

好在这种事情他已经练习过许多次了,挣扎了片刻他就猛地从床榻上坐了起来,然后无声说了一句:“云姨,让你等久了吧?”

宫装美妇就是云姨,是他小时候的乳娘。

云姨没有回应,只是有些阴郁沉闷,但却依然显得十分温柔地垂下了头……她似乎不愿与王弃对视。

而王弃对此也不甚在意,他又问:“阿宝呢?”

云姨依然没有出声,只是指了指房间的一角。

王弃顺着看去,就看到了一个身上穿着华贵衣衫仿佛是富家小公子的六岁小童似乎在那个角落里翻跟头……

“阿宝快过来,离我近些才好。”

王弃喊了一声。

随后那叫做阿宝的小童就迈着小短腿快步跑了过来……虽然很听话,可他也低着头,不愿与王弃对视。

看着身边的两个‘人’,王弃心中便是有一股悲伤之感要涌现。

但是他连忙刹住自己的念头不再去想这个,因为很多次的经验让他知道自己这个时候一定不能有任何情绪波动,他的心态必须十分平和平静。

下一刻他不再迟疑,坐直了身体,然后轻声念诵起了经文:

观自在菩萨,行深般若波罗蜜多时,照见五蕴皆空,度一切苦厄……

舍利子,色不异空,空不异色,色即是空,空即是色……

事故空中无色,无受想行识……

无无明,亦无无明尽……

……

揭谛揭谛,

波罗揭谛,

波罗僧揭谛,

菩提萨摩诃……

却见随着王弃念诵着这片他从另一个世界带来的《心经》,周围影影憧憧地围来了许多人影。

这一刻王弃这小屋仿佛脱离了空间的束缚,很难想象是如何挤入这么多人的。

但是他们却偏偏来了,一个个阴沉着脸凑了过来,并且抬起头来想要直视王弃的双眼……但是在这个时候王弃反倒是不去看他们了,他只是安静地在那念着这个世界只有他会的经文。

随后,心咒108遍,王弃才停了下来。

而在这个时候,他床头侧身坐着的云姨却是猛然站起身来仿佛开始给他的房间做打扫一般……但是那些影影憧憧的东西却都被云姨给一下清扫了出去。

王弃则是觉得精神上有些疲惫了,他想要沉沉睡去。

可这时阿宝却是轻轻扯着他的手然后指着头顶……

“是啊,还有大山叔规定的功课没有完成……知道了啦。”

王弃应着,随后有些费劲地仿佛挣脱了最后一些束缚,然后忽然间轻飘飘地腾身而起……

他低头看了看,却见自己的身体明明好端端地正躺在那呼呼大睡呢,可他却已经穿过了房梁来到了屋顶之上。

第一次尝试这么做的时候他的确是吓得立刻‘缩了回去’,但是现在他已经知道只要自己内心无悲无喜毫无波澜就能够继续维持这种状态。

想想这种无悲无喜无思无想的状态,还是常常念诵的《心经》中所领悟出来的一种窍门呢。

这时他仿佛清晰地能够感觉到自己有两具身体,其一正在下方屋内床榻之上躺着,另一则是如今这个正站在屋顶上等待着这一天第一缕阳光的。

蓦地,他只觉得天地间有一道大明亮之光照射到了他的身上,令他一阵神魂恍惚……

随后他下意识地一个侧身翻扑,往下方直坠而落。

“轰!”

躺着的王弃忽然眼皮一震睁开了眼睛,周围还是他的房间,只是清晨的微光从木头墙壁的缝隙中透了进来。

鸟鸣清脆,带来了一股早晨的味道。

但是就在下一刻,他只觉得浑身仿佛瞬间被浸泡在温泉中一样,整个身体都是有种激热的感觉,十分的舒适。

这令他的全身肌肉都仿佛经历了一场按摩,甚至连原本已经有些疲惫的精神都得到了很好的恢复。

只是阿宝和云姨都已经不见踪影。

“咚咚咚!”

他的小屋门被人大力地拍响了,真让人担心这小破门会不会被拍碎。

“弃娃儿,该起床早课了!”

王大山的粗犷声音从外面传来,一副很精神的样子。

而王弃则是不舍得中断这种舒适的感觉,一直默不作声地品味了约一分钟的样子……他全身的激热感觉才快速退去。

但也就是这么一会儿,门口那拍门的声音也马上要进化成拆门了……

王弃连忙出声喊道:“知道了大山叔,我很快就出来了!”

他连忙利索地起身……本来就是山野猎户,随随便便睡一觉,也用不着洗漱没什么衣服需要整理的……

想他以前也是个爱干净讲究生活质量的人,现在却是早已经被残酷的现实给教做人了。

他打开门,却见那一身兽皮虎背熊腰的王大山正等得焦躁。

见他出来,已经呵斥声来:“你这小东西,不知道早课的重要性吗?每天早晨的第一口外气那可是能够滋生元阳的,这对你修炼的《少阳气》十分重要。”

一副山中猎户的打扮,但是说话的架势却仿佛是那些大户人家里的教习。

“知道了大山叔!”王弃却是一点也不怵地反驳:“你也是四十出头的人了,怎么还是这么一副暴脾气。若是不能平躁心练静气,你可怎么以武入道哟!”

“臭小子要你多嘴……”王大山一脸心累地直接开骂……他是粗人,说不过就只能骂啊。

别看他们此时针锋相对,但其实王弃和王大山十年以来相依为命,早已不是父子更甚父子了。

但是骂骂咧咧的王大山却是忽然间脸色一沉,有些支支吾吾地说道:“我昨夜感觉似有阴物汇聚,是云娘她们又来了吗?”

王弃很认真地点点头答道:“是的,阿宝还有云姨都来了,她们看起来还不错的样子。”

他并没有对自己的特殊之处瞒着王大山,因为他们相依为命不是父子胜似父子。

王大山神色复杂地反复纠结,最后说道:“你以后还是少做这种事情了,毕竟阴阳两隔,过多接触阴物会损伤你自身阳气的。”

但是王弃这次却没有回应他,而是兀自来到外面,提气纵身便是飞身跃起,来到了屋顶上盘膝坐下。

这个位置他熟悉,毕竟才刚从这里离开。

然后他就闭上眼睛开始打坐练气,也不管王大山在下面气得直跺脚,直接进入修炼状态。

下面的王大山只能无奈地摇头,完全是一副无可奈何的样子。

他抚养王弃十年,其实至今从来都没有打过这孩子,也从来拿这个懂事得过份的孩子没办法。

Tip:拒接垃圾,只做精品。每一本书都经过挑选和审核。
章节有误,我要:报错
play
next
close
X
关闭
手机客户端
APP下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