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 熙春楼晚宴

听书 - 启明1158
00:00 / 00:00

+

-

语速: 慢速 默认 快速
- 6 +
自动播放×

御姐音

大叔音

萝莉音

型男音

温馨提示:
是否自动播放到下一章节?
立即播放当前章节?
确定
确定
取消
全书进度
(共章)

宋绍兴二十八年,三月初八日,晴。

午后,临安城内吹起了微风,微微的风裹着阳春三月的些许暖意拂过临安城,暖在人面上,醉在人心间。

微风吹到晚间,才有了丝丝凉意,但这丝丝带着凉意的微风,哪里吹得灭临安酒楼的灯火辉煌呢?

夜色降临之际,苏咏霖从租住的客栈里乘租来的驴车出发,前往熙春楼。

这场晚宴他做东,宴请者唯有一人,为当朝金部司郎中孙元起。

苏咏霖先一步抵达熙春楼,要了一间上等包房,叫了一桌菜,温了上等好酒,等待今晚唯一的客人赴宴。

熙春楼是临安城内一等一的私营酒楼,高有三层,顶层楼上南北两廊都是包房。

包房唤做济楚阁,是很好的私人厢房,除酒楼服务人员以外,不准外人进入、窥探。

厢房有大厢房小厢房之分,大厢房中央有大型中空方桌,中间空地可用来欣赏歌舞。

客人环坐在方桌之后围成一圈,吃酒、听曲儿、观舞,兴致高昂时亲自下场与人共舞,肆意享乐,欢愉无边。

小厢房就是苏咏霖包下的这间。

私密性不错,装饰极为奢华,一张桌子,两人对面坐着,点上熏香,推杯换盏聊些私密话题,哪怕犯些忌讳,倒也不怕叫外人听了去。

戌时,一脸富态、面色红润的孙元起挺着滚圆的肚皮,慢悠悠的抵达了熙春楼三楼包房。

“哈哈哈哈,贤侄啊,之前对你说不要如此破费,随便找一间酒馆吃酒即可,你却总是在这种地方设宴,这里贵啊。”

孙元起一进门便大笑出声,脸上的笑容宛若弥勒佛一般慈祥和蔼、喜感满满,叫人看了就生不出恶感。

苏咏霖躬身行礼,笑容可掬。

“叔父这话说的就不对了,小侄深受叔父帮衬,若无叔父,哪里有小侄的今日呢?若非找不到比熙春楼菜色更好的酒家,小侄又怎么会让叔父屈尊至此呢?”

“哈哈哈哈哈!贤侄啊,数月不见,你这嘴皮子是越来越利索咯,哈哈哈!”

孙元起看上去笑得很开心,便双手背后,挺着滚圆的肚皮当先往包房里头走,步履交错之间,满是气派。

苏咏霖则看了看站在一旁一脸恭敬的小厮,朝他点了点头。

“起菜吧。”

小厮唱个喏,倒退几步离开房间,为苏咏霖和孙元起关上了房门。

孙元起已经坐在了桌前,拿着桌上香气扑鼻的精致小糕点往嘴里送,边吃边笑着说道:“司里事务繁忙,中午匆匆吃几口饭,便一低头忙到现在,饿的心慌,贤侄莫怪。”

苏咏霖走到孙元起身旁,动作轻柔地为他斟了一杯茶。

“叔父忙于公务自然是好的,但也要注意身体,去年与叔父见面,见叔父面色苍白,整个人都消瘦了,小侄日夜担忧,唯恐叔父身体有恙,于是托人从金国为叔父重金购置百年辽东野山参,小侄来时,已命人送到府上,叔父,一定要注意身体啊。”

孙元起眉头一挑,嘴角笑意更甚。

“还是贤侄想的周到,不像你叔母,整日就在我耳边念叨着要钱买东买西,说什么她的朋友都有她却没有,很没面子,仿佛我就是她的钱袋子,根本不在意我的身体。”

听着孙元起的吐槽,苏咏霖轻笑一声。

“这就是叔父的不是了,叔父公务繁忙,整日流连于官府,叔母无人陪伴,只能找些友人解闷,这女人一多,难免攀比,眼见旁人有,自己却没有,自然不爽,这是人之常情,又有什么不对的呢?”

孙元起一脸【你太年轻了】的模样看着苏咏霖。

“她不爽,我更不爽,贤侄你是不知道,这妇人啊,就不能依着,越依着她,胃口越大,一开始还只是要些小玩意儿,现在她要珠悦轩最新的金银首饰啊!我的俸禄就光给她买首饰了。”

“哈哈哈,原来如此,叔父勿忧。”

苏咏霖满脸无所谓。

“此话怎讲?”

孙元起满脸不解。

苏咏霖神秘一笑。

“小侄已经包下了珠悦轩最新款式金、银饰品各十件,与辽东野山参一起送往府上了,还真别说,珠悦轩那工匠的手法真是一绝,那金丝编花钿炫彩夺目,想必叔母现在应该满眼都是金灿灿的了。”

“啊,这……”

孙元起顿时一脸大为感动的模样:“贤侄啊,这也太破费了吧?”

苏咏霖连连摇头,叹息一声。

“没有叔父,祖父去世之后,小侄恐怕便家破人亡了,正是因为有了叔父帮衬,小侄才能重振家业,这份恩情,小侄一辈子都还不清,更何况区区几件金银首饰呢?”

如此这般说着,苏咏霖从怀里掏出一个厚实信封,递给了孙元起。

孙元起两只眼睛死死盯着这信封,一伸手把信封接过,立刻拆开,逐一扫视内里纸张,笑逐颜开。

“贤侄这海上行商做的是越来越好了啊……”

孙元起笑眯眯的看着苏咏霖,意有所指。

苏咏霖的笑容也很有味道。

“全赖叔父相助,没有叔父庇护,这海上行商……可是要掉脑袋的。”

“贤侄此言差矣。”

孙元起麻利的把信封塞入怀里,笑道:“当年岳公北伐时,你祖父对我有提携之恩,你又是苏家独苗,我如何能眼睁睁看着你家破人亡呢?不过举手之劳,你却每每给我送这些,我受之有愧啊。”

“叔父,来日方长。”

苏咏霖用眼神暗示,孙元起心领神会。

气氛起来了,一切就好说了。

方才那小厮及时地把菜和酒送到了包房内,孙元起食指大动,下筷速度几成幻影,可见他的确是饿了,熙春楼的菜色也的确是不错。

苏咏霖笑眯眯的给孙元起布菜,自己却吃的很少,一桌菜几乎都是孙元起吃掉的。

酒过三巡,苏咏霖看孙元起已经吃得差不多了,于是拍拍手,房门顿时打开,两名姿色艳丽的陪酒娘子笑吟吟的走进来。

这临安城内但凡是上点档次的酒楼都会养着一群陪酒娘子,或多或少而已。

熙春楼是高档酒楼,自然不会落于人后,酒楼内养有陪酒娘子数十,个个浓妆艳抹,聚于主廊檐面上以待酒客呼唤,宛若神仙,看一眼便心潮澎湃。

很多人来到这等大酒楼吃酒并不单单是为了吃酒,常常也会喊上一两个小娘子陪酒,小娘子们竭力推销酒水,也能从中赚点外快。

同时,只要愿意花钱,那些姿色艳丽的小娘子们也不介意与酒客春宵一夜。

这不,孙元起一看,眼都直了,嘴角一弯,便笑了出来。

这两个陪酒娘子当然不是一人一个。

孙元起全都要。

虽然他没有长着白胡子,也没有戴着红帽子,更没有手握成爪声色俱厉地说一句【我全都要】,但是苏咏霖也不会没有眼色到认为自己有资格在这个场合与他一人一个分享这两位艳丽美人。

他是长辈,更是官。

苏咏霖是晚辈,更是个小民。

苏咏霖站起来给他斟酒,看着他一边一个美人抱着,温香软玉满怀,那骨头都酥了似的模样,脸上只是笑。

“今夜的上房已经备好,叔父可还满意?”

“满意!满意!贤侄有心了。”

孙元起咽了口唾沫,咂咂嘴,油光满面的脸上涨的通红。

可忽然,他又露出了为难的表情。

“可今晚我若不回去,家里……”

孙元起想着怀中美人固然香软迷人,春宵一夜也是销魂,但家中黄脸婆也不是好相与的,那黄脸婆万一生气,化身河东狮闹将起来,自己很难镇的住,面子上也不会好看。

苏咏霖却仿佛有先见之明般咧嘴一笑。

“叔父忘了?叔母那儿……现在满眼都是金灿灿的。”

“哦!正是!正是!”

孙元起面色一喜,大笑道:“贤侄真是做得太周到了!贤侄尽管放心,有我在,你那儿绝对没有任何问题,账目我已经全部办妥,任谁也查不出蛛丝马迹,更何况那些查验的人,都是我的友人。”

“多谢叔父!”

苏咏霖长身一礼,向孙元起表示感谢。

孙元起笑呵呵的,面上继续与两个美人调笑,心里却寻思开了。

这苏家小子能力很强,脑袋瓜子也灵光,下手也狠辣,时间久了,怕是不好驾驭。

不过也无妨,当官自然有当官的好处,之后每隔一段时间就给他点苦头尝尝,然后自己再施以恩惠,这样就可以了。

这小子脖子上的绳索可不能松了,一拉一扯,要让他知道自己是谁的狗,可千万不能有了不好的心思,不然这聚宝盆就捞不出宝贝了。

多亏老上司死的早,好容易有了苏家这取之不尽用之不竭的聚宝盆,可要好好利用起来,将来升官,苏家的财力可绝对少不了。

贤侄啊,你就乖乖的做我的聚宝盆吧!

孙元起心中满是愉悦。

亥时,这私人晚宴宣告结束。

孙元起迫不及待的挺着大肚子和两位美娇娘前往上房,准备共赴巫山云雨,瞧他脸色涨红气息短促的模样,显然是准备大展拳脚。

而苏咏霖则十分恭敬的目送他离去,恭祝他有个美好的夜晚。

然后转身走到了正在指挥手下收拾餐桌的小厮身边,对他使了个眼色。

小厮不动声色的微微点头,对着正在收拾餐桌的手下小工们说道:“收拾好了就把剩下来的东西全给倒到泔水桶里喂猪,懂了没?”

“懂了,懂了。”

小工们一同出声。

小厮转过身子,堆起一脸笑容看着苏咏霖。

“客官,我给您带路,请这边走。”

“嗯。”

小厮在前领路,苏咏霖跟在他后面,走在楼梯间,很寻常一般的落下半个身位。

“药都放完了吧?”

“都放完了,纸包都塞到炉灶里烧了,绝无痕迹。”

“嗯,这差事跟掌柜的辞了没?”

“辞了,就到今晚。”

“好,明日一早,你就可以出城,咱们城外会合,尽快回定海。”

“喏。”

“还有,盯着他们把泔水喂了猪再走,给官府添点难度,咱们还需要一点时间。”

“喏。”

话说完,两人也下到了一楼,“小厮”恭敬的把苏咏霖送出了熙春楼的大门。

Tip:拒接垃圾,只做精品。每一本书都经过挑选和审核。
章节有误,我要:报错
play
next
close
X
关闭
手机客户端
APP下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