序章 未若柳絮因风起

听书 - 晋末多少事
00:00 / 00:00

+

-

语速: 慢速 默认 快速
- 6 +
自动播放×

御姐音

大叔音

萝莉音

型男音

温馨提示:
是否自动播放到下一章节?
立即播放当前章节?
确定
确定
取消
全书进度
(共章)

满庭芳·题《晋末多少事》

滚滚胡尘,少陵塬上,正是春又来迟。

败楣残户,梁栋化云泥。

南北群雄并举,关内外、生死黔黎。

长安乱,相逢风雪,此命不如棋。

——————-

吹笛,君且去,奔流荡寇,万里相离。

望摧破龙城,蔽野旌旗。

豪引英才虎踞,迫淝水、谁可堪敌?

苍穹老,东来紫气,自是与天齐。

——————————

风甚寒。

炉火跃动。

孩子们有男有女,围坐在炉火旁。

一个年轻人站在炉火一侧,负手而立,听着孩子们谈论着诗词。

他实际上也不过是二十来岁的样子,但是和这群七八岁甚至更小的孩子们一比,自然就成熟很多。

时而欣慰的伸手捋一捋并不算长的胡须,装作大人的模样,连连点头,很赞赏孩子们说到的某一句话。

又时而侧身从书架上抽出来一本不知道流传了多少代人的典籍翻动,显然是遇到自己也拿捏不准的,索性求证。

突然,外面传来“窸窸窣窣”的声音。

风更大了。

靠近门的小孩好奇的伸手拉开了房门。

寒风登时灌进来,吹动所有人的衣袖,也吹动桌案上的书卷。

好在还有一些竹简案牍,总归是风吹不动的。

脸上有些许冰凉,让所有人都露出惊喜的神色。

下雪了,而且还是鹅毛大雪,纷纷扬扬。

男子自己也展露笑颜,大步走到门口,门口还有屋檐回廊,不过显然不足以抵挡风雪,雪就这样扑打在男子的衣袖上、脸颊上。

凉意丝丝,却架不住心中的喜悦。

纵然这些年雪在南方也不是什么新奇的事物,但是一年到头,瑞雪降临,总是值得喜庆的。

“白雪纷纷,何所似?”年轻男子伸手指向门外。

显然是秉承着刚才讨论的主题,让这帮小家伙们对一句诗。

庭前,大雪纷纷而下,屋檐上、树梢上乃至于门槛外,都已经有了积雪。

年轻男子就这么挡住了门,门里的孩子们只能透过他身体的缝隙看到外面的一片白茫茫。

孩子们按捺住直接冲出去在雪地里奔跑、打雪仗的冲动,一个个抓耳挠腮,拼命地想要憋出来一句能够搪塞过去的诗句。

一道道目光投向年最长的那个。

这个时候,还得看兄长的,哪怕兄长在这位文采斐然的叔父眼里也不过是个八九岁的小屁孩。

年长的那个也不推辞,轻轻咳嗽后才起身,抑扬顿挫:“撒盐空中差可拟!”

年轻男子一笑。

不用他开口,旁边就有稚嫩的声音响起:“胡儿阿兄就知道吃!”

“怕是想到那天的烤肉了!”

年长的这小子被弟弟妹妹们一说,脸上红扑扑的,不知道是害羞还是被风吹的。

年轻男人咂了咂嘴,这小子说的虽然有几分意思在,但是总感觉差强人意。

就在此时,人群之中响起清脆而自信的声音。

“叔父,不如接一句,未若柳絮因风起。”

孩子们刹那间都安静下来,都在回味这句话,就是一个个摇头晃脑的不知真假。

年轻男人错愕,旋即大笑:“好,好!”

好一个“未若柳絮因风起”!

他下意识的侧了侧身子,想要把说出这句诗的小丫头从人群里抓出来表扬几句,结果那些早就虎视眈眈的小家伙们,趁着这个机会蜂拥而出。

要不是这位叔父一直挡着门,他们哪还坐得住?

年轻男人回味过来,再定睛看去,不过一溜烟的功夫,屋子里已经是空空如也,只有墙角的香炉,犹然还有袅袅烟气升起,看那轮廓样子,似乎变成了一个小恶魔,看着眼前景象捧腹大笑。

男子不由的叹息一声。

陈郡谢氏,这些年来得势,已经隐约有取代琅琊王氏,成为这乌衣巷里第一家的势头在,自家小儿女,怎能只知道贪玩享乐?

不过转念一想,玩乐不过是小儿天性罢了,又何必强行阻拦?

揠苗助长,也不是什么好事。

等他们长大了,还有偌大的家业等着他们去肩负,现在······就先让他们玩闹吧。

天塌下来,还有自己和兄弟们这些做叔伯的在,轮不到他们顶。

刹那恍惚,庭院里已经响起了孩子们银铃般的笑声。

而他自己,则默默吟诵着。

“大雪纷纷何所似,未若柳絮因风起。”

不知道以后我家这些幼麟雏凤,又要便宜谁家?

男子缓缓抬头向庭前看去,对面屋檐上的雪被风吹卷,打着旋儿飘落在庭院中。

他的心思也随着这风飘转。

今年的朔风,比往年更烈了。

这一年,是东晋永和元年,亦是后赵建武十一年,前凉建兴三十三年,成汉太和二年,代国建国八年。

群雄割据,战火如荼。

是日,江南大雪。

历经永嘉之乱,很多人都认为乱世总该要到尽头了。

而上位者们却很清楚,一切,才刚刚开始。

————————————————

华山,同样是一场雪,一场比江南更大的雪。

只有天在上,更无山与齐。

没有什么比这句诗能够形容华山的高峻以及人在山下昂首看山的渺小。

崎岖的山路上,拄着拐杖的少年步履维艰,一步一步向上攀爬。

一阵风迎面吹来,少年咬紧牙关,微微低头,顶着风向前走。

头可以低下,脚步不能停顿。

然而脚下踩到了一块不知是结冰还是长了青苔的石头,他还是不由自主的滑倒,然后顺着刚才自己艰难爬上来的山坡,一路向下滑去。

少年艰难的伸出手,想要抓住些什么,可是除了光滑的石壁和冰冷的雪,别无他物。

已经不知道是多少次这样滑下去了,要不,这次就这样吧。

这条路,真的不想走了。

顺着山坡向下,少年睁开了眼睛,鹅毛大雪几乎往脸上打。

好疼啊。

但是很快他就失去了痛觉。

这大雪,恍惚间就像是春天随风飘舞的柳絮。

落在身上,是那样的柔软,甚至吸入鼻子里还让人很讨厌。

温暖的春天,又在哪里?

少年逐渐失去了知觉。

远处山道上,有脚步声响起。

Tip:拒接垃圾,只做精品。每一本书都经过挑选和审核。
章节有误,我要:报错
play
next
close
X
关闭
手机客户端
APP下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