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零章 开场揍飞了骨傲天

听书 - Re,骨傲天屠戮的我
00:00 / 00:00

+

-

语速: 慢速 默认 快速
- 6 +
自动播放×

御姐音

大叔音

萝莉音

型男音

温馨提示:
是否自动播放到下一章节?
立即播放当前章节?
确定
确定
取消
全书进度
(共章)

它并没有名字,今生今世活得有些郁闷。

要问它为什么没有名字,是因为它是一棵树,一棵在一片一望无际的灌木丛林中“鹤立鸡群”的大树,没有谁会给一棵大树起名字吧。

虽然用前世的名字也可以,不过不知道为何想不起来,有些重要的记忆缺失着。

所以,要问它为什么郁闷,是因为——是的,它是穿越转生者,从一个人转生成了一棵树!

不过,郁闷的并非变成不能自由行动的树这一件事。

穿越的方式有些太奇葩了,在它记忆中的前世,感觉大概过得还是比较一帆风顺的,该取得的学历都取得了,学的是艺术,于此对应的工作也没问题。问题是,前世是理科生呢,用理科脑去解析艺术实在有些别扭呢。

不过很明白人生不可能所有事情都如意,所以只需要好好忍着就行了,再说也并不讨厌,因为它前世也是很喜欢二十一世纪的二次元的,电子游戏也有时间玩儿,可没有什么心机去玩当下流行的大游戏,手头的计算机在工作用的制图软件占用一部分内存后,剩余内存也不足,为了玩游戏专门买一台电脑不是就太败家了吗?

因此玩儿的基本就是游戏模式比较老的纵向卷轴弹幕游戏或格斗游戏之类的。

但学了艺术,连绘画和雕塑都学过了,还可以自己动手做喜欢的东西呢。还可以兼职做些可赚钱的感兴趣的事情,比如小说插画和手办什么的,心情好的时候做也很有趣。

不过任何事变成了主要工作大概都会有所厌倦呢,可做下去也并不是做不到的事情,只不过养成了思考工作有关兴趣无关事情的时候就扔东西的坏习惯。并没有败家,自然会找那些不值钱还摔不坏的东西扔,之后也会好好打扫回收。

长此以往并没有发生什么大问题,只不过有一次不小心抡在近在咫尺的金鱼缸上了,这是一个精心做了造景的金鱼缸,就这么倒下来了。

是被金鱼缸砸死了吗?

怎么可能?它保证绝对躲开了,根本没有砸中啊,就算砸中最多也是砸脚啊,金鱼缸倒在地上,水泼洒了一地,造景装饰一部分损毁,不同颜色的五彩搏鱼翻着肚子在地上跳着挣扎的记忆都还新鲜呢!

为什么这样就突然穿越成树了啊?难道砸了个金鱼缸就报应了?

不过怎么想都没意义了,现在的它,是一棵很奇异的树,并不是完全不能行动,只要愿意,就能像《魔兽争霸》里的“远古保护者[AncientProtector]”一样活动枝干,投掷攻击和抓起其他树木吃下去都做得到。

远古保护者[AncientProtector],是单机游戏《魔兽争霸》暗夜精灵的防御性建筑。于是,它一度怀疑自己穿越到《魔兽争霸》里了。

但是它也不敢肯定,因为还是有好些不同之处——

大部分时间它都把自己的身体缩在地表之下,这种能力是远古保护者所没有的;它还具有探测能力,它能够感受到周围一定范围内的事物,其实叫做立体360°的异常听力和异常视力混合更加合适,因为没有测量工具所以不好界定到底有多少。

对它来说,除了沐浴每日的阳光和汲取大地中的养分,作为树木最大的乐趣就是观测这个范围内各种动物植物的生态活动了。这也是没办法的办法,这里又没有什么桌游手游之类的娱乐方式。并没有感到无聊到想死或许是植物的精神构造不同的缘故。

可惜的是,几乎没有呐,现在还在感知范围内的,只有和自己相近的植物系了。

甚至,有些没有敌意和敌对理由的植物都攀岩着长到自己身上来了,它本着只要不是长在自己身上吸收和争夺养分的话就不予理会的态度与其他植物共存着,生物多样性的重要性它还是理解的。

即使如此,感觉土地中的养分和空中的阳光多少有些不够呢,因此它还是夺取了周边不少植物的养分和生命,并且让大部分身体进入所谓休眠状态,除此之外还能怎么样呢?

算了,没事其他做呢,就这么过了几个日夜呢?

那当那一天的夜晚到来,这一切都无所谓了,比周围的“灌木丛”还要矮小,名为“player”的一群怪物出现在它的视线范围内,它才得知了一个让它世界观改变的情报——

周围的“灌木丛”并不矮小,是真正茂盛的热带雨林一样规模的森林。

异常的是它,它是一棵完全觉醒的时候,高度数百米的魔树!或许还是被某些人猜测为“毁灭龙王”的恐怖存在!

这里是《Overlord》的世界。

而到来的玩家,是一个穿着漆黑法袍,装备各种华丽道具的骷髅,和一个穿着男装的暗黑精灵小女孩,肯定是女孩吧,毕竟这两个人物算是魔树的记忆中自己非常熟悉的角色——

是安兹·乌尔·恭这个公会的会长和黑暗精灵亚乌莅·贝拉·菲欧拉这个百级NPC!啊啊,什么,它感到自己的身体被亚乌莅强制觉醒了!

不好不好,消耗很大的呀,赶快将树枝化作“触手”卷起周围的树木吃掉来紧急补充一些能量。

安兹:“讨厌的预感命中了呢。开始转为警戒模式吧。”

亚乌菈:“啊啊~~那个……好大啊~”

和他们一起在议论的,还有一只树之妖精和巨大仓鼠,可是那两只的声音听不清楚。

只是,他们还真是悠闲啊。亚乌菈还做了等级探测,是等级85。

可是对魔树来说现在并不是悠闲的时候:“不要啊!怎么就转生到这样注定被主角骨傲天便当的角色啊!”

可不能就这么认命了!

我要——投降!请安兹·乌尔·恭大发慈悲放过我!等级85一定能为你们征服世界起到作用的吧!

诶?怎么才能和他们表明要投降啊?总之先使劲用动作向他们示意一下。

安兹:“嚯?那家伙注意到这边了呢。”

亚乌菈:“好像是这样呢。怎么办呢?要我用我的魔兽们一口气解决掉吗?”

安兹:“不,这也不失为一场不错的实验呢。要开始吗……准备也做好了的样子。”

不对不对,看来没办法交流,试着对那树之妖精表达一下行不行,传递意念,传递意念…………

树妖:“那个,两位大人,它在向您们表示想要投降。”

亚乌菈:“安兹大人,看来就连这棵树都觉察到了您的伟大之处呢。”

安兹:“嗯?是这样吗?说不定是稀有品种,能移栽到第六层吗?”

亚乌菈:“不,我想楼层是有魔法太阳和水源没错,可天花板没这么高啊。”

安兹:“是吗,那真是遗憾,听说这个能毁灭世界吧,放在根据地周边和里面也不舒服呢。况且既然接下冒险者公会的工作委托,故意失败可是有损安兹·乌尔·恭的威名。”

喂喂喂,就这么驳回了?!

正好这时候,薄薄的像是没有终点的漆黑、半椭圆形的漆黑从地上浮现。这幅光景充满神秘的色彩,同时也令人感到言语无法形容的强烈不安。

是传送门吗?魔树的想法得到了印证——

黑暗中走出了:与亚乌菈相对的女装暗黑精灵,如果说亚乌菈是太阳,那么他就是月亮;穿着黑色晚礼服,各种意义上稍微大一点的银发少女,不过那个‘大一点’的胸部应该是假的;一身雪白礼服,腰间垂着漆黑羽翼的黑发高挑美丽女子;高二尺五的双脚步行的巨大昆虫,世界上如果有螳螂与蚂融合在一起加以变形,应该就是这种感觉吧;身着红色西装,戴着圆框眼镜,身后拖着一条金属板包覆的尾巴,一脸奸臣险恶模样的男子。

马雷、夏提雅·布拉德弗伦、雅儿贝德、科塞特斯、迪米乌哥斯,聚集在一起基本可以毁灭世界的存在全部来了。

魔树对此感到绝望了,经过一瞬间的苦思冥想,它决定了一个或许能减轻痛苦的办法。

PVP需要设法了解情报,自己这边的技能看起来似乎也蛮不错的——

特殊技能:高阶击退抗性V(攻击无法造成击退效应)、高阶箭矢抗性V(等级80以下箭矢属性攻击无效)、高阶箭矢抗性V(箭矢属性攻击效果减少80%)、食物回复增幅V(使用食物回复HP的效率提高100%)、高阶异常状态无效化Ⅳ(等级70以下异常状态攻击无效)、高阶魔法抗性Ⅲ(七位阶以下魔法效果减少60%)、中阶魔法无效化Ⅲ(等级50以下魔法攻击无效)、中阶物理无效化Ⅲ(等级50以下物理攻击无效)。

这么考虑的时候,魔树就感觉到了这些信息,并没有“天之声”或“系统音”之类的东西,就是感觉知道了。

不过感觉这些技能面对那些等级100的存在似乎一点用都没有,就是“高阶箭矢抗性V”可以削减一下弓箭的杀伤,可等级100的弓箭攻击力会低吗?

所以,减轻痛苦的办法只有一个而已——

除了先攻也没有别的选项吧,可是现在他们所在的地方在树枝挥舞范围外,所以攻击手段只有一个——

“噗噗噗噗噗噗!”魔树一口气把自己的能一次性投掷出去的果实,全部朝着那群人砸了过去!

做出反应的只有夏提雅、雅儿贝德、科塞特斯,随意地挡下了魔树全力一击,而科塞特斯甚至挡下了三发,雅儿贝德还把投过去的果实打回来了。

好痛!被自己的果实砸中超痛啊。这是魔树的想法。

不过,还有超级出乎意料的结果——

安兹因为作为“领导”正和下属讲话,而距离围了半圈的下属较远,反而自己给单独的一发果实打中了!

安兹转着圈飞起来了!他被打飞了…………

(待续)

Tip:拒接垃圾,只做精品。每一本书都经过挑选和审核。
章节有误,我要:报错
play
next
close
X
关闭
手机客户端
APP下载